首页|繁體中文|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政府网 |中国文明网 |中国人大网 |中国政协网 |新华网 |人民网 |中国新闻网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视点 > 正文

对远古的眷念——读刘兰生先生油画作品有感

来源:《城市周刊》 责任编辑:雅涵 时间:2016-07-18 10:34:09 【字体:↑大 ↓小
 认识兰生先生已逾十年之久了,当时是受已故西夏学专家陈炳应先生之邀请,参加“遥望星宿:甘肃考古文化丛书”中“佛教艺术”一册的撰写工作,而兰生先生不仅是敦煌文艺出版社的社长,同时也是这套丛书的策划人和主编之一。
\
    在几次有关编写和出版事宜的会议中,我发现这位搞编辑出版工作的社长竟然对文物考古有极大的兴趣,并且对甘肃的青铜器、彩陶等文物非常熟悉,在某些方面的知识甚至超过一些专业工作者。看来这位社长作为丛书的主编、策划是名副其实,而非时下流行的利用权势挂名。后来,我又看了他曾经支持出版的《陇上珍藏》《塔影河声》《百年甘肃》等书,才知道兰生先生早就对远古文化颇为偏爱。
    坦率地说,当时我还觉得敦煌文艺出版社花大量人力、精力出版文物考古类图书似乎有点不务正业。——顾名思义,文艺出版社应该主要出文艺类图书。而且我还觉得这位社长太有自己的个性,不像一般的为政当官者处事小心翼翼、八面玲珑。他常常坚持自己的观点,为此而常与作者乃至下属进行争论,很不善于伪装自己。——与现实似乎不甚合拍,有时令人感觉他来自远古。
\
    一直到了两年前,为了商讨出版一本敦煌类图书来到他办公室(这时他已调到少儿出版社),偶然看到墙壁上挂的几幅油画,感觉不错。一问,原来是他的作品。这才发现他竟深藏不露,一直都在从事美术创作。于是对他曾经之所以偏爱远古文化,之所以有孤傲的个性,便才有所了解。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愈加方便,通过QQ空间不时看到了兰生先生的美术作品,常常欣赏到他放到日志或相册里的一些新作。一般而言,QQ空间所放的内容都是自己挑选的,因此最能表达主人的性格、思想、意愿。
\
    在互联网浏览,本来就有穿越时空的感觉,而观看兰生先生的作品,不仅令人时而现实、时而远古,还常常有与不同时代之人对话的感觉,且更多的是将人带往遥远的远古。如观看其油画《远古与现代的碰撞》“作品1号”,虽然鲜亮的白色现代花瓶在占据了画面的显要地位,试图抢夺观者的眼球,还有纷繁散落的红色苹果、土黄色的葫芦、盛水的玻璃杯,以及花瓶上那一大簇枯黄残叶和两三片鲜活绿叶,似乎现代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画面,但实际上真正最有吸引力的还是那远古的土陶碗。那黑黢的略带残破的碗口,好像时空隧道的入口,内无一物的大碗显得空旷神秘,具有极强的诱惑力。这幅作品与其说是远古与现代的碰撞,还不如说是对现实的失望和对远古的眷念与渴望。当然,作者也并不是对现实完全失去希望,画面上方那两三片充满生机的绿叶也让人无限遐想。
\
    再看《远古与现代的碰撞》“作品2号”至“作品7号”,则干脆都把远古的彩陶放在画面的显要位置,成了神圣的主角,而附属的瓶杯、插花以及苹果、橘子、葡萄、核桃、油饼等现代物品,都好像是为了祭祀而奉献的供品。作者对远古的眷念在这里上升到了近乎宗教情感的顶礼膜拜,而对于现实则似乎有一种莫名的厌倦。
    我有些明白了兰生先生为什么一直对出版文物考古类图书报以极大的热忱,也明白了李宝峰先生曾经为什么以《寻找孤独——记中国西部画家刘兰生》为题介绍兰生的作品。而兰生自己也很无奈地承认:“我不想‘孤独’或‘凄苦’,可回想起来,这种感受不离不弃。”与现实的格格不入,自然会眷念远古的一切。
    再看兰生先生的人物画(油画),抽烟老人和抽烟中年人的眼神也都似乎在寻找着“孤独”,特别是那两根都已经燃成为灰烬但还保持原型未掉落的烟头,更是表现了作者自己那“不离不弃”的孤独感。还有那半躲在纱幕后面的中年女人,也似乎在寻找“孤独”,其半隐半现更是“不离不弃”。有趣且耐人寻味的是,在作者所有的人物画(包括人物素描)中,唯一的含笑面对观者的作品竟然是作者的自画像!——是强装欢颜,自我解嘲,还是“笑古笑今,凡是付之一笑”?背景中的彩陶罐口似乎也从远古发出召唤,而人物脖子间的鲜亮的黄色衣领则似乎在对周围的现实发出诡异的嘲弄。
\
    再看兰生先生的系列组画“秋天的童话”。乍一看,好像表现的是秋天的成熟,但实际上也是对远古的眷念。其中的第一幅和第四幅中那通往远山的林间山路,以及第二幅画面中桥下的暗洞,都是那么悠远、深邃,既陌生又熟悉,好像是一条久别的归家之路,也好像是一条通往远古的时空隧道之路。正如作者自己所说的:“始终以为秋天不仅仅是成熟,更可贵的是对此前的一种别离,这才有了升华,才有了众所周知的成熟。”或许作者自己也没有感觉到,对此前的“别离”,即别离现实,寻找“孤独”,希望回到久别的远古。
\
    再看“北方的初秋”中树林后面的背景,白亮亮的神秘莫测;“草原村落”中村口的白塔似乎在指引路人随着弯曲的道路走进村落,走往更深处的远山;而组画“大山落雪”和“正午的牧场”中那远山、白雪,是那么的神圣,令人神往和膜拜。所有的一切,都包含着一种虔诚的宗教情感,都试图别离现实去寻找远古。这,大概就是兰生先生自己所说的远古与现实的碰撞。
\
    别离现实并不等于逃离现实。追寻远古有如同近来人们热衷于唱红歌、唱藏歌一样,都是对现实状况有所不满,都是对未来充满渴望与追求。怀旧实际上是对现实的一种不满情绪的发泄,是求新的一种特殊形式。综观古今中外,几乎所有愤世嫉俗、不安于现状者都在努力积极地探寻并创造新的未来。正如屈原诗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兰生先生的作品,正是不安于现状、要求继续深化改革的时代精神在中国美术界的真实反映。
胡同庆(敦煌研究院研究员)




上一篇:徐双喜大型榜书艺术展震撼亮相上海
下一篇:
【华夏联通】——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合总会 地址:北京市西二环南路58号财富西环大厦1203室 Fax:(86)010-63356110
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合总会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9-2012 E-mail:hxuc@sina.com
京ICP备06038100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4*768分辨率